• +86(597) 6816176

  • 08:00 - 18:00

时间:2022-09-27 11:58:30 作者:欧宝电竞直播 来源:欧宝电竞官网

2000年甘肃一座数百年古塔被盗走警方跨6省追5万公里带回宝

  原标题:2000年,甘肃一座数百年古塔被盗走,警方跨6省追5万公里带回宝塔

  一座用红砂岩石料打制的古塔,竟然被盗贼给偷走了,而且还是分两次盗走,第一次盗了塔身部分,时隔一个多月后,又将剩下的石塔底座给盗走了,犯罪分子真是太嚣张了,警方立即顺藤摸瓜展开紧密调查,跨6省追5万公里,硬是将宝塔给追了回来!犯罪分子为何冒着巨大风险二次作案?警方又是如何追回古塔的?

  2000年,甘肃省华池县林镇乡张岔村双塔沟与张岔河交汇处的半山腰,屹立着两座已有数百年历史的古塔,被称为双塔寺造像塔。此二塔之间,相距8米,旧时有寺院,后来寺院损毁,只剩下寺院遗址,双塔寺石造像塔通体以红砂岩石料打制,雕琢十分精美,由东向西编号为一号、二号。

  这两座塔历史悠久,建于金正隆至大定年间,立在此地已经有800多年,考古价值极高。

  2000年3月25日,一个村民路过此地的时候发现,双塔寺造像塔的其中一个古塔竟然被盗了,雕刻精美的塔身部位不翼而飞,只剩下两层古塔底座,以及八、九个塔体莲花座散落一地,其中还有一个被摔成了三块的塔体。

  双塔寺造像塔是文物,周边的村民都知道这个情况,发现古塔被盗后,村民立即奔赴几公里 外地豹子川林场报案。

  3月26日一大早,县公安局组织了干警前往事发地点调查,此次案件特殊,县公安局派了主管刑侦的副局长白杰带队,当白杰赶到案发现场时,看到了之前村民见到的那一幕。

  盗窃古塔虽然匪夷所思,但案件确实发生了,侦查员们立即对现场进行勘察,结果发现,这伙犯罪分子是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下,将塔身逐一拉下来,两座塔的高度皆在十米以上,他们这样暴力的拽落塔身,自然会造成损毁,这才留下了令人触目惊心的盗塔现场。

  从案发现场的痕迹来看,犯罪分子将塔身逐一拉下来以后,又将这些塔身从几十米高的陡坡上滚了下去。侦查员们顺着陡坡上留下的塔身滚落痕迹向下寻找,在陡坡下面发现了汽车留下的一些轮胎印,但汽车停的位置处于杂草之间,轮胎印无法清晰辨别,但依然能据此判断出,这些塔身就是在这里被犯罪分子装车运走了。

  案情确认以后,引起县公安局极大重视,当天便成立了专案组,由局长脱万里任组长,副局长白杰、庆阳地区公安处刑侦科科长张永辉任副组长。

  专案组成立后,第一时间做出下一步的行动计划,以双塔寺造像塔为中心向周边进行排查,寻找一些可能看到盗窃团伙的目击者,以及与此案相关的线索。

  由于现场勘察获得的线索十分有限,并未有线索对抓捕犯罪分子提供方向,所以,在周边地区进行大范围摸排工作也是无奈之举,时间一直临近5月1日,仍然没有发现新的破案线索,专案组成员从上至下倍感压力,全员主动放弃劳动节的假期,副组长白杰更是率专案组二进豹子川,希望从当地的农户和林场职工口中获得一些线点,就在专案组成员全部都在积极地进行摸排工作时,一个突然而至的报案,令专案组感到意外又感到气愤,报案人称,双塔寺一号塔上次被盗时剩下来的两层古塔底座部分,又被盗走了。

  犯罪分子太猖狂了,令专案组的成员全都感到震惊,在警方介入的情况下,他们竟然还敢继续作案,他们为何二次顶风作案?侦查员们带着疑虑,立即前往案发现场,果然,上次被盗时剩下来的两层古塔底座部分消失不见了,犯罪分子虽然猖狂,但他们也因此留下了重要的线索——清晰可辨的轮胎印,成了专案组调查的新方向。

  经过现场勘察发现,盗窃这次盗塔留下的车轮印非常清晰,车轮内距离117公分,外距200公分,其中有一条轮胎印比较特别,是条纹状花纹,而其他轮胎则都是块状。侦查员顺着这条线索,一路沿着痕迹向川外追踪。

  侦查员在豹子川林场路边见到一个小卖店,进去向店主了解情况,女店主回忆称,大概在凌晨4点左右,她听到有车路过门前,向川外开去。根据女店主提供的线索,侦查员确定了追踪方向基本无误,随后向华池县赶去。

  侦查员在华池县调查过程中,从治安检查站的人员口中获得了有效线索,据检查组的人员称,在5月4日晚23点左右,有一辆“豫R”开头的卡车和一辆“陕J”开头的乳白色吉普车从这里通过,他们当时检查车辆时,并未发现异常,就正常放行了。

  侦查员向其询问车牌号,检查站的人只记得大卡车的车牌照是“豫R3632”,最后一位记不清了,至于乳白色吉普车的车牌号,就只记得“陕J”开头,其他的都不记得了。

  庆阳地区公安处刑侦科科长张永辉,得知消息以后,当天下午也赶到了华池县治安检查站进行现场勘察和询问,随后连夜赶回林场,召开了一次分析会,在会上众人根据现有线索进行分析,基本确定了如下几点:

  第一,从作案手段来看,两次作案是同一伙罪犯所为,双塔寺造像塔两次被盗案并案侦查;

  第二,根据盗贼实施盗窃的线路看,基本排除本地人作案的可能性,很可能是流窜作案,未来的排查范围需要扩大,不能仅限于案发现场周边,应该将侦查范围扩大到广东、河南一带;

  侦查方向确定以后,专案组成员立即兵分两路侦查,一路由张永辉带队,以双塔寺造像塔为中心,向陕北一带进行调查;另一路由白杰带队,前往河南追查车牌照为“豫R”开头的大货车。省、地公安也同时展开了大面积排查工作,如同一张大网,向逃遁的盗贼挥去。

  古塔被盗,实属罕见,而且还连续被同一伙人盗了两次,这样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,案件受到社会各界关注以后,媒体争相报道,舆论铺天盖地,专案组破案的压力倍增,尽快破案成为当务之急。

  5月6日凌晨4点,白杰顾不上休息,带队驱车赶往河南省南阳市,于7日15点抵达。由于已经掌握了大货车的大部分牌照号码,在当地公安机关的配合下,很快就找到了相关车辆的信息,“豫R3632”开头的车牌照,属于镇平县车辆,总共找出可疑车辆40辆,其中4辆车已经报废,还剩36辆车需要逐一排查。

  为了节省时间,专案组没有逐一去现场排查,而是直接利用已经掌握的盗窃犯车辆轮间距,比对当地公安机关提供的车辆信息,快速地将目标车辆排查出来,其中,镇平县王冈乡村民张玉浦的车辆嫌疑最大,侦查员们立即赶往王冈乡寻找村民张玉浦,结果发现,张玉浦本人和他的车全都不在家。

  通过对邻居的询问得知,他之前去广州送货,5月9日返回家中,再次离开后就没回来过。这种情况出现,张玉浦的嫌疑陡然上升。

  张玉浦虽然进入警方视线,但大货车的线索却戛然而止,排查工作急需调转方向,重新制定对张玉浦此人进行侦查,同时联系广州方面的公安机关协助,寻找张玉浦大货车的踪迹。就在专案组紧锣密鼓地布置下一步行动时,5月22日这天,张玉浦却主动来到了镇平公安局说明情况,供认了作案的经过。

  张玉浦的自首,对专案组来说,无疑是一个好消息,这样一来就可以大大缩短侦破时间,提高追回宝塔的几率。专案组闻讯后,立即驱车赶往镇平公安局,对张玉浦进行审讯。

  据张玉浦供认,5月1日那天,与他同村的名为周东明的村民找到他,想让张玉浦拉一车石头去广州,并愿意支付给他9000元钱作为运输费用,周东明给的这个价格在当时绝对是高价,张玉浦为了赚钱欣然答应了下来。

  由于这是一次长途的运输任务,张玉浦需要做一些准备工作,他载着周东明先来到镇平的一家修理铺,对汽车进行了一次全面检修,避免路上抛锚。随后,张玉浦又根据以往经验,准备了一些拉石料所需的辅助物品。

  他和周东明一起到附近的木材加工厂购买了一些木材,对车身进行保护,又赶到南召县购买了90余袋花生皮,用于保护石头,其实周东明也有借此隐藏石头的目的,但张玉浦并不知道他是要去偷盗。

  张玉浦和周东明准备完毕后,并没有直接前往华池县,而是根据周东明的安排,先去了陕西的富县。根据张玉浦的回忆,在去富县的途中,周东明打电话联系过一个人,他从周东明的口中了解到对方姓李(后来案子侦破后发现,此人并不姓李,而是此案的主犯,名为高健)。

  5月4日,张玉浦和周东明到达了富县,当天夜里,周东明叫张玉浦一起到华池县去拉石头,去华池县的过程中,就不再是张玉浦和周东明两个人了,高健和一名司助也加入进来,他们开着另一辆乳白色的吉普车。

  一行人驱车赶到华池县后,除了张玉浦以外,其他人都下了车,他们让张玉浦去睡觉等他们,他们自己去装车。张玉浦一听不用自己撞车,自然同意,一直睡到4点左右,张玉浦被他们叫了起来,说装车完毕了,叫张玉浦出发。

  张玉浦按照他们说的目的地,驱车从华池出发,途经西峰,沿312国道一路飞驰,经过西安后抵达河南镇平, 当时众人已经很疲惫,就在镇平休息了一夜,天亮后继续赶路,于5月9日的晚上抵达广州。

  在周东明等人的指引下,张玉浦将货车开到了广州市坦尾岛海角红楼游泳场附近,将车上的“石头”卸在了5号出租屋房内,之后便拿着周东明付给他的钱,开车返回了王冈乡,刚到家不久,就从邻居口中得知,有警察来找过他,他就赶紧到镇平的公安局交代情况。

  张玉浦的一番交代,让案情取得了重大突破,警方重新获得了被盗宝塔的下落,侦查员们非常兴奋,立即让张玉浦带路,前往他在广州卸货的出租房。此次前往广州查案,很可能直接与盗贼团伙碰面,通过张玉浦的供述得知,盗匪的人数不少,手中是否持有尚不明确,华池公安局考虑到这一层关系,为了确保专案组人员的安全,增派了3名干警一同前往,以防万一。

  专案组一行人抵达广州的窝赃地后,并没有与盗贼团伙遭遇,5号出租房内,早已经没有了宝塔的踪迹,但从出租房内残留的一些石塔碎块和花生皮来看,张玉浦的供词基本可信,此地应该就是盗贼团伙的窝赃地没错,只是他们先一步将宝塔运走了。

  专案组立即对出租房周边进行展开排查,但排查工作进行得并不顺利,除了从一个小卖店的女店主口中得知,前几天她看到了一个叉车将几块雕刻精美的石头送上货车运走外,便再也没获得什么有用的线索。

  这一次,没人记得货车的车牌号,也没人看到运石头的人长什么样,案件调查的线索再次中断,就在调查陷入困境时,张玉浦再次主动找到专案组的成员,他突然想起来,当初他给周东明运石头的时候,他联系的那个自称姓李的人,给他留下过一个电话号。

  侦查员闻言,立刻让他找到那个电话号,随后找到通讯公司协助查询,发现这个手机号4月入网,再查手机号机主时,发现这个手机号办理的时候,姓名是假的,身份证也是假的,想要通过手机号确认主人的身份信息已经不可能了。但侦查员没有轻易放弃,专案组又让通讯公司协助调取了这个手机号的通话记录,果然有所收获。

  从通话记录中发现,这个手机号曾经与另一个手机号通过话,那个号码归属地是河南南阳市,时间紧迫,虽然只是一个手机号,未必能对破案有多大帮助,但侦查员不愿意放弃任何一个机会,立即驱车前往河南南阳市侦查,此时的时间已经来到了5月28日。

  专案组抵达河南南阳后,找到当地的通讯公司,调取了这个电话号的相关信息和通话记录,从通话记录中发现,该号码的机主与广东、陕西、河南的联系最多,其中与南召县云阳镇的联系最为密切,根据这条线索,侦查员驱车赶赴南召县云阳镇。

  最终,侦查员通过当地的居民了解到,此人名叫赵未臣,在家里排行老三,外号叫赵老三,他的手指曾经受过伤,有明显的残缺,平时靠倒卖文物为生,不怎么回家。当侦查员听到他是一个文物贩子的时候,知道这次的追踪找对了方向。

  专案组在南召县继续深入调查,根据赵未臣的线索顺藤摸瓜,查出了与赵未臣联系的人名为高健,家住南召县皇后乡娘娘庙村,正是张玉浦口中所说的那位“自称姓李”的人,他与赵未臣一样,经常不在家。

 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,专案组没有在南召县久留,准备先返回镇平县寻找周东明。为了防止他们离开后,与回家的赵未臣、高健错过,专案组在离开之前,特意开出了二人的拘留书,留给了当地的派出所,万一他们二人回家,当地派出所就可以立即将其拘捕,避免他们再次外逃。

  专案组赶回镇平县的时候,仍然没见周东明的身影,针对这种情况,专案组决定制造声势,让周东明家的邻居和亲戚都知道这件事情,专案组还请求了当地的派出所协助,每天三次派人前往周东明的家里拜访,一来是为了对周东明的家属做工作,让他们劝周东明早点回来;二来是为了扩大事件的影响,让那些与周东明有联系的人,将这种情况转达给周东明,让他知道警方已经掌握了他盗窃宝塔的罪行了。

  果然不出所料,6月15日,华池县公安局就收到了一份投案书,邮寄人正是周东明,邮寄人的地址显示是广东。周东明在舆论的压力下,已经不打算再顽抗了,他在投案书中交代了一个名为马超的同伙和高健的手机号码,并说明了文物宝塔已经被销往台湾的事实。

  6月17日下午,白杰、张永辉带队赶赴陕北,此行的目的只有一个,根据赵未臣的通话记录,逐一排查犯罪嫌疑人。在志丹县公安局的协助下,侦查员找到的了志丹县一家单位的职工牛先生,经过询问得知,牛先生确实多次接到过赵未臣给他打过的电话,但赵未臣打电话并不是找他,他的家几间房子一直都在出租,赵未臣找到的是其中一名租客,名叫曹延清。

  专案组立即赶往牛先生家的几间出租屋,发现曹延清并不在,随即警方在周围进行布控,只等曹延清回来,立即将其抓捕归案。

  侦查员通过牛先生得知,平时曹延清与外界联系,都是通过他家的电话,如此一来,曹延清与谁联系,只要调出牛先生家的电话通话记录即可知晓,顺藤摸瓜之下,侦查员侦得一个曹延清弟弟曹小琴的电话,经查,确定了曹小琴住在延川县关庄乡,侦查员立即驱车前往,却还是扑了个空,曹小琴已经潜逃了。

  6月19日,专案组接到电话,在牛先生家附近布控的干警有了收获,曹延清已经返回志丹县的出租屋内,专案组立即赶赴志丹县,当晚便将曹延清捉拿归案。

  对曹延清的审讯过程不复杂,曹延清对自己所犯的罪行供认不讳,根据曹延清的供认得知,2000年3月初的时候,他的弟弟曹小琴给他打了一个电话,问他在陕北一带有没有雕刻精美的古石塔,让他帮忙找找。曹小琴还说,是一个名叫马超的河南人让他帮忙打听的,如果找到有重谢。

  曹延清在志丹县寻找的时候,了解到华池县林镇乡张岔村有两座古塔,雕工十分精美,据说价值不菲。曹延清将消息告知弟弟后,曹小琴便带着前来找他的马超一起去看了这对古塔,还对双塔寺造像塔进行了拍照。

  马超随后又找到已经赶到富县的赵未臣,带着他又去实地查看了双塔寺造像塔,这两座塔满足了他们的心理预期,马超、曹延清、曹小琴、赵未臣几人开始商量起盗古塔的事情。这伙盗贼一拍即合,并立刻实施了盗窃。

  3月24日早上,他们几人先到富县集合,等到天黑后,乘了一辆松花江面包和一辆卡车赶往豹子川,当天夜里,盗走了7层宝塔,藏到了在广州事先租好的出租房内。这时盗窃案的主谋高健也来到了广州,付给了曹氏兄弟共计1.3万元,曹氏兄弟拿了钱,便回老家去了。

  本以为此事就此结束的曹氏兄弟,时隔一个多月后,高健从广州来到延安找曹小琴,他打算让曹小琴帮忙,将上次盗塔时剩下的两层古塔底座也一起偷走,否则古塔不完整,他卖不上好价钱。高健对曹小琴承诺,不让他白帮忙,等这事办成以后,会再支付1.6万元给他做辛苦费。

  在利益的驱使下,曹氏兄弟答应了高健,于5月4日晚,再次参与了盗窃古塔的犯罪行为,之后的事情,便和张玉浦所交代的内容衔接上了,整个偷盗古塔的案件已经明朗,案犯也全都出暴露在警方的视线之内。

  但当前的主要任务是追回古塔,避免国家文物受到进一步的损失。6月26日,为了调查古塔的下落,白杰、张永辉带领侦查员赶赴河南,来到云阳镇公安局,在当地公安的配合下,找到了赵未臣的大哥赵强和二哥赵未军,这两兄弟虽然未参与此案,但他们对三弟赵未臣的事情知情不报,已经犯了包庇罪,警方联系到他们后,希望他们能将功折罪,配合警方寻回丢失的古塔,这样的做对赵未臣也有好处。

  赵强当即表示,自己虽然未参与此案,但有办法要回古塔,为了此事,他专程从广州回了一趟老家,与专案组当面承诺自己能够追回赃物,随即返回广州。赵强虽然承诺的很干脆,但他的办事效率却很低,7月17日,警方与他取得联系时,他竟然说还需要半个月时间才能要回赃物,专案组闻讯,意识到此案的复杂性,在请示上级获得同意后,驱车赶往广州与广州的同事汇合办案。

  经查,赵强并非是自己直接与文物商要回古塔,而是通过一个名为“阿珍”的女,这个女人在广州一直从事着文物包装和外运的业务,与许多文物商人都有联系,赵强正是通过她联系台湾的文物商人索回古塔,但事情进展并不顺利。

  甘肃省公安厅得知这一情况后,当即做出正确指示,不要继续等待,主动出击,立即将犯罪嫌疑人控制,强行将文物运回。专案组得到省公安厅指示后,立即将赵强、赵未军、阿珍捉拿归案,并连夜进行了突击审讯。

  根据阿珍交代,文物是她通过朋友卖给台商,她自己并不知道是文物,只以为是工艺品,从中赚取了包装费1.7万元。随后,阿珍在警方严密的监控下,通过数次与那名台商交涉,终于让对方同意将古塔运回广州。

  文物专家正在鉴定古塔线日晚,被包装好的古塔抵达广州新风港7号码头,但此时的侦查员们依然很紧张,担心运货的古塔有问题,例如赝品或者复制品。经过专家开箱鉴定以后,侦查员彻底放心了,此次运回的确实是古塔原物。

  此次行动,先后出动了警力380人次,车辆206台次,跨六省行程5万公里,最终成功破案!

  必须要说明的是,此次文物特大盗窃案专案组的组长脱万里,在主持侦破此案期间,由于操劳过度,6月8日清晨,挑灯夜战一晚上的脱万里突发脑溢血颓然倒地,经抢救无效后,于6月17日凌晨2时40分与世长辞。2001年8月被公安部授予二级英雄模范称号。

  经此一案,古塔未来的安全问题成为重中之重,考古价值、艺术价值如此之高的古塔,一直处于荒郊野外,很难保证安全。经过各方研究后,于2001年9月将两座古塔迁建于柔远镇东山森林公园,获得了更好的保护。

  最后,笔者在这里向公安干警表示致敬,感谢您们不辞劳苦,奔波在追击匪徒的道路上,维护了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,您们辛苦了!